与博物馆交友
作者:05中文 陈 兰   类别:学术交流  发布时间:2008-03-16  点击率:
 

与博物馆交友

 

05中文   陈 兰

 

    与黄永玉艺术博物馆结缘,好似交了一个好友,和他的友情随着岁月的流转,越见醇香。

    初入博物馆的时候,心中充满崇敬感,只一心仰慕着画家的才艺高超,画作的精致巧妙,藏品的丰富多姿,总是把自己置身在一个具有距离感的尺度之外,都没来得及近距离了解这位朋友的脾性。这也许就像日常交友,初次见面总是不能够太亲近,留有一些恭敬的距离,让人觉出礼貌与尊敬来。倒不是有什么不好,只是现在想起来,这段客气的交往实在是耽误了太多我与这位好友早日熟识的机会,心中不免有些恼怒而已。

    好在时间是发酵友情的良好酵母,不停向前的时间终于让彼此保有距离的相处的我们变成过去,一段时间后,随着我对于这位朋友了解的深入,我们的感情也与日俱增。他不会满腹牢骚,也不会整日嘻嘻哈哈,他深沉内敛又博学,像兰草一样安静地散发幽香。而当你有什么烦恼的时候,他又是一个极好的倾诉对象。因为他有那么多缤纷的色彩可以掩盖心情的灰暗,有那么多深厚历史底蕴的文物可以消除心里的浮躁。这样一位朋友,永远默默地与你分享喜与忧,是多么让人欣喜!

    当然,他也有着起伏的性格,有的时候,走进他,就走进了一个没有金碧辉煌,没有绫罗纱缦,没有精雕细刻的殿堂,独用一种古拙狂放便轻易地收获人心,颇有悠然见南山的自得感;有时候,走地他,却又像步入春日的暖阳之下,温馨绚烂,活泼灵动,丰富的色彩让人眼神跳跃,这个时候的他,让人细细品之,便不由笑从心生。事实上,他的这种起伏,只能更加确定他的友好大度。

    交友的最高境界,应该像是俞伯牙与钟子期似的知音之交。与博物馆的交情,比不上彼端,却也有自己的一番精彩。他也是知己贴心的,只不过由于他的博爱,他的贴心面向众多的人们,而不专属一人,然而真正热爱他的朋友们,从不会在意这一点,能与其交友,已经是我们莫大的幸福。馆内的藏品在他的怀抱之内,也处得安然,他细心呵护着它们,让这些画作和藏品即使酣睡也能散发出慑人心魄的艺术魅力。他赋予了它们一种淡然恬静,它们也让他光彩焕然。他们之间的友情与我们任何一组友情一样,自然醇香,淡雅安然。

    来拜访他的游客们也因他的优雅深邃而心生欢喜。我常常慨叹,我给予我这位好友人关注远比不上他所给予的,我所能为他做的,也就是在有人慕名而来的时候,用一种自豪的声调向他们介绍我的朋友,真诚地为我的朋友服务,同时期待着他的大度深邃能够为他赢得更多的友情。

    与博物馆交友的过程,就像泡一茗香茶,初泡时香味很含蓄,泡得越久,香味越幽远,茶的色泽也更深,茶叶本身也越伸展,这个过程也像品茶,越品越香越依恋,口中余香无穷。如果有机会,真希望能够一直不断地续茶,细细品个久远。

打印该页】 【关闭窗口

上一篇:我在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