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永玉的野兽之美
作者:覃代伦   类别:评论  发布时间:2010-03-30  点击率:

小小地球,大千世界,芸芸众生,野兽之众,何止千类万种?野兽之野,何止茹毛饮血?西装革履的文明人对野兽之蛮,又岂止食肉浸皮耶?自然界多如过江之鲫的野兽之“美”,究竟美在何处?人们问法国大文豪伏尔泰,伏尔泰笑曰:“美是什么?你去问癞蛤蟆,它会告诉你:母蛤蟆最美!”

野兽虽野,野兽虽蛮,但在艺术大师黄永玉的绘画语言中,除了地球人都知道的睁只眼闭只眼的“黑画”猫头鹰,除了涨了3 000倍的猴票,野蛮的野兽们仿佛受了文明的洗礼,变得“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了,变得“时尚且酷毙”了,何以言之?

一、黄永玉笔下野兽的形式之美

  先贤恩格斯教育我们说,色彩美是最大众化的形式,世上并不缺少美,只缺发现美的眼睛。用双脚走遍江湖的湘西“蛮子”黄永玉谨遵马克思前贤“用美的规律造型”的艺术箴言,一度像屈原大夫一样行吟巫楚,用诗歌,射击时弊;用双手,拥抱朋友;用双眼,嘲笑和表示爱情。黄永玉先生创作的工笔重彩《山鬼》(1993),可以说是巫风浸润透了的“野兽”的形式美之代表。山鬼的白,赤豹的红,怪兽的蓝,色彩之靓惊艳,色彩之美惊人,用工笔重彩表现了“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泉兮荫松柏。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的神话境界。除了演绎屈原在《九歌》中讴歌的美神山鬼,这个初中尚未毕业的“湘西老刁民”还大胆演绎远古经典:《在河之洲》(1980)中引颈相望、亭亭玉立的三只水墨关雎,演绎的就是《诗经》开篇“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经典相思;《子非鱼》中眼神嘲讽、同向群游的群鱼,演绎的就是庄子的“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的经典寓言,岂一个“美”字了得?

如果只沉醉于演绎文人雅士们津津乐道的前贤经典,那此黄永玉就不是彼黄永玉了。黄永玉的艺术永远是人民的艺术,老虎退休了还是老虎,黄永玉退休了还是黄永玉,他的“野兽之美”始终接着中华大地的“地气”,始终有普罗大众最喜闻乐见的形式美。猪年画猪,野猪的“檄文”:为我屈辱的表兄弟(家猪)战斗;豪猪的“宣言”:猪也算猪,要看谁有胆子吃。牛年画牛,牛犊的“愚勇”:初生牛犊不怕虎,你想到结局了吗?大腹便便的牛魔王的“痛苦”:不是怀孕,是孙悟空在里头。虎年画虎,虎王的“职责”:虎年虎运,虎王镇宅;老虎的“屁股”:虎声虎气,摸不得所得;老虎的“麦城”:虎落平阳受犬欺,这话从哪里说起,欢迎还来不及……从上述黄永玉笔下的野兽画群像,我们可以得出结论:黄永玉绝不是一个躲在艺术象牙塔里自娱自乐的文人画家,他是遵从沈从文表叔“充满爱心去对待土地和人民”的中国独一的野逸派画家。

二、黄永玉笔下野兽的寓言之美

  一则小小的动物寓言,往往隐喻着大大的人生道理。一些社会学家一本书都讲不完的一个道理,老江湖黄永玉借一句短短的寓言和一幅小小的动物图画就搞掂了。从接受美学的角度看,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汉姆莱特,一则小小的黄永玉的野兽画,往往隐藏着多个人生的哲理,赏画读题款如扎我们老祖宗留下的针灸,扎在艺术接受者的穴位上,麻麻的,酥酥的,名为“医兽”,实乃“医人”也。

我们先看黄永玉小尺幅的野兽画。“鬼才”黄永玉根据自己熟悉的野兽习性与形态,自己感悟的人生哲理,运用逆向思维的方法,时而出世,时而入世,创作了一批微麻、微辣、微美的“野兽画”。且听黄鼠狼说:我总是在临走时给人留下深刻印象。长颈鹿说:我在上面吃惯了,俯下身来时颇感不便。河马说:不管咋说,俺口大也算个本事。女老鼠醋溜溜地说:也不想一想,他(猫)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宠物猫给野老鼠喂奶:爱得没有原则就是祸害。小老鼠仔自言自语说:我丑,但我妈喜欢。猴们对猴王说:这般好所在,大王哪里找去,上西天取什么鸟经?猴自语说:不管我多严肃,人还是叫我猴子。绿鹦鹉对红鹦鹉说:鸟是好鸟,就是话多。红鹦鹉对绿鹦鹉说:说话自己不懂别人懂。老山羊洋洋得意地说:胡子不能证明渊博,但可以增加威望。蛇先知般地预言:据说道路是曲折的,所以我有一副柔软的身体……

  我们再悟黄永玉中尺幅的处世兽画。“艺界老顽童”黄永玉用入世的心态和出世的语言,借野兽的形象描绘了大千世界的处世哲学。黄永玉八十作《井底蛙》题跋云:“世人都以为一口井只有一只青蛙,不知道一口井有好多青蛙,跟人一样,它们也关心国家大事,谈论文艺和哲学,也大张旗鼓搞井里斗,上纲上线,别瞧它们闹得不可开交,但也有共同之点,那就是:天,井口大。”这岂止是一口井里几只蛙的宣言?分明是活色生色的人类社会!《鹬蚌相争辩》题跋云:“一是活命,一是求食,何争之有耶?渔翁所得之利微乎其微,千百年来也只碰到这一回,落了一个话柄,奉劝为鹬者小心就是。”这岂止是对渔翁的劝诫?分明是湘西人骨子里的游侠精神!《刺猬之道》题跋云:“严冬来了,刺猬躲在窝里,天气太冷,大家凑在一起,冀图求得温暖。挤紧了,刺着别个的肉,远了,又冷。最后取得了个看来平常的经验,保持正常适当温度要有适当距离。”这岂止是“距离产生美”的普通的处世之道?分明是对儒家伦理学“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的高度认同,是伦理学家们一本书都讲不透的伦理,岂一个“爽”字了得?
三、黄永玉笔下野兽的讽喻之美

  历史已进入21世纪,中国已进入和谐社会。主流社会的主旋律是科学发展,但难免有不太和谐的杂音存在。对社会上存在的丑恶现象抑或不和谐杂音,湘西汉子黄永玉绝不像某些大师那样躺进艺术小楼成一统,文绉绉又文绉绉,假惺惺又假惺惺,酸溜溜又酸溜溜。黄老先生虽然八十又六了,依然路见不平一声吼,出门一笑横大江,老子是蛮子老子怕谁!

他手中的画笔,就是鲁迅所言的投枪与匕首,就是金庸大侠笔下的长剑或暗器,见血封喉也!猪年画《牛猪》,就是对“大跃进时代”把“小猪吹成牛大”的热讽;画猪抱怨《人自己减肥,却怕我瘦》,就是对时尚瘦身美体运动的反思;画猪八戒背媳妇《要背就背个摩登的》,是对当代个别不良社会现象的热讽。鼠年画鼠,画《耗子给猫当三陪,要钱不要命》,就是对情色泛滥的失德社会的挖苦;画《我拿老鼠夹子当健身器》(老鼠牛B之一)、《我拿耗子药当早餐》(老鼠牛B之二)和《她(猫)肚子是我搞大的》(老鼠牛B之三),就是对假药、假器材和性乱的嘲笑。虎年画虎,画《老虎放羊饿了吃什么》,就是对大贪官监守自盗的隐喻;画《旅游旺季》游人排队进虎口,就是对旺季旅游市场狮子大张口的警示;画《读书是老虎长翅膀》是黄老先生虎年对千万莘莘学子的勉励;画《母老虎没回来》,就是对老虎食物链断裂全球生态恶化的担忧……可以说:黄永玉先生凭着自己闯荡江湖八十年对社会、对人生、对友谊、对爱情、对金钱、对艺术、对历史、对未来、对环保、对时尚等等的深刻感悟,用张乐平式的漫画形式,鲁迅杂文式的尖刻,进行了酣畅淋漓的艺术表现,岂一个“酷”字了得!

地球这么美,中国这么大,“艺界老顽童”黄永玉画画就是玩儿,画画就该来点幽默。在当今浮华的社会,在当今更加浮华的美术世界,因为有了黄永玉这个“湘西老刁民”,因为有了黄永玉这个“湘西犟卵”,更因为有了黄永玉这个“艺术鬼才”,以及他画笔下形形色色的野兽们,我们的和谐社会才会好玩一点,热闹一点!

  (作者覃代伦系国家民委民族出版社编审,中华全国美学学会会员,日本国东京大学亚洲文化研究会会员,贺龙教育基金会理事﹚

   2010年1月18日写于北京澧兰居

打印该页】 【关闭窗口

上一篇:名人书斋:黄永玉的书房
下一篇:思想之慧与乡土意识——黄永玉散文的文化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