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老时尚先生黄永玉:我是晚上八九点钟的月亮
作者:   类别:评论  发布时间:2009-10-21  点击率:

曾经最年轻的教授如今最老的时尚先生

  他为纪念死去的猴子设计的一套猴票,成为翻了两万倍的著名生肖邮票庚申猴票;他早年的木刻作品阿诗玛,成为云南的印记。他曾是中央美院最年轻的教授,也是权威男性杂志《时尚先生》最老的封面人物。他,就是有“鬼才”之称的全能艺术家——黄永玉。


  自传:“无愁河上的浪荡汉子”


  作为一名画家,晚年的黄永玉更加倾向于写作,近些年他相继出版了散文集《太阳下的风景》、《火里凤凰》、《比我老的老头》、诗集《一路唱回故乡》等,自传体小说《无愁河的浪荡汉子》也提上了创作日程。


  但是从2009年初开始,关于“著名画家黄永玉写自传十多年还在四岁徘徊,作品完成遥遥无期的报道”再次引发了外界对这位如今已是86岁高龄的画家的关注。很多人纷纷发出疑问,依照这样的速度,黄老先生的自传何时才能从孩童时期写到花甲之年?在准备这次采访之前,得知黄老的《无愁河的浪荡汉子》终于从四岁写到了小学毕业,但文稿的字数已经达到了三十万字之多。黄老说,这本书其实在抗战八年时就准备写了,但因为上世纪四十年代都在逃难,好不容易熬到解放,去了中央美术学院,因为种种社会原因又“不敢写了”。直到现在,才能“有机会写写身边有趣的、可爱的人”。


  情感:首次爆料第一次情感经历


  黄永玉先生从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追求张梅溪,后来两个人结为连理,在动荡的大时代里,共度时艰,颠沛流离,成就了一段相濡以沫的爱情佳话。但是作为一名富有才情的和浪漫气质的艺术家,在以往的媒体采访当中很少看到黄老谈及夫人以外的情感或是女人话题,此次采访记者旁敲侧击地询问,老人也非常坦然地讲述了一段他和另外一个女人萌动的情感。


  黄老透露,他在认识妻子张梅溪之前其实很不讨好,当时演剧队里很多女孩子都表示“才不嫁给他”,因为自己平日里不是刻木刻,就是带只狗去打猎,一点也不讨女孩子喜欢。直到后来,为躲避战乱去江西信丰的民众教育馆做美术工作的黄永玉,才遇到张梅溪这个“很漂亮的女孩子”,黄老回忆起第一次见面时自己紧张得老半天才蹦出来一句话来—————“我有一百斤粮票,你要吗?”黄老还说自己那个时候并不知道这就是爱情,只是觉得“傻傻的,在一起真好,不在一起就有一点失落”。
怀念:“我一个人蹲在战壕里”


  几年前,为了纪念故去的老朋友,黄永玉整理多年来所写的文章,出版了散文集《比我老的老头》。书中记述了钱钟书、张乐平、李可染、沈从文和好朋友黄苗子、郁风夫妇等许多人的故事,或怀念、或遗憾、或伤感、或啼笑皆非,仿佛这些人都没有离去,他们都还活在黄永玉的精神世界里。


  其中,郁风是散文集中提及的唯一一位女性,说起她,黄老开玩笑地无奈道:“我告诉你,这个人啊,你要跟她在一起你就烦死了,这个人烦极了。”但面对众多好友都已经离去的事实,黄老对记者忆起他年轻时写的一首诗,“我好像躲在一个大战争炮火连天之后的一个沉积的战壕里面,所有人都不在了,我的战友们全都死光了,我一个人蹲在战壕里面,我是晚上八九点钟的月亮。”


  艺术:要“让人高兴,让人没有距离”


  2007年,黄永玉登上了权威男性时尚杂志《时尚先生》6月号的封面,这位喜欢盖房子、养名犬、开红色跑车、收藏近千个烟斗的老人家,成为有史以来最老的时尚先生。很难想象一个人到了八十多岁还能被评为“时尚先生”,时尚对于黄永玉老人来说不是去追赶每时每季的潮流,而是坚持自己鲜明的个性,所谓风格永存这句话用在他身上再合适不过。


  到了八十多岁的年龄,黄老已经不必再委屈自己去迎合潮流了,他直截了当地告诉记者,对于时下年轻人热衷的选秀节目和流行音乐他一点也不感兴趣,对于在国际市场上如火如荼的中国当代艺术他也是好恶有别,而关于什么是艺术的生命力这样的大话题,他的回答有一种返璞归真的透彻,他说,艺术是“艺术是“让人高兴,让人没有距离,让人没有距离”。

打印该页】 【关闭窗口

上一篇:黄永玉 人生不要去找意义
下一篇:黄永玉说沈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