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永玉说沈从文
作者:   类别:评论  发布时间:2009-10-21  点击率:

  好些年前,因为日本有人对某张钞票上古代皇太子的画像的服饰产生了怀疑,日本政府部门派专家来,要向我请教,如果那不是真的皇太子,那张钞票就可能要废止了。这是个大事情,我没有这个知识,就一起去请教表叔沈从文。他仔细地翻了又翻,然后说:“既然你们这位皇太子在长安住过很久,长安很繁荣,年轻人买点外国服饰穿戴穿戴也是有的,就好像现在的青年男女穿牛仔裤赶时髦一样;回日本后也舍不得丢掉那些服饰,像我们今天的人留恋旅游纪念品的爱好一样……”

  问题释然了,听说那张钞票今天还在使用。

  我们中央美院有位很有学问的研究家,是他以前的老学生,和我们的关系十分亲密,“文革”一开始,他吓破了胆,一个下午,他紧张地走近我,十分体贴地告诉我:“你要有心理准备,我把你和你表叔都揭发了!”这个王八蛋,他到底揭些什么事?我也不好再问他,连忙跑去告诉表叔。

  难以想象,表叔竟偷偷笑起来,告诉我:“会,会,这人会这样的,在昆明跑警报的时候,他过乡里浅水河都怕,要个比他矮的同学背过去……”

  后来他被派在天安门历史博物馆扫女厕所,“这是造反派领导、革命小将对我的信任,虽然我政治上不可靠,但道德上可靠……”

  他说,有一天开斗争会,有人把一张标语用浆糊刷在他的背上,斗争会完了,他揭下那张“打倒反共文人沈从文”的标语一看,“那书法太不像话了,在我的背上贴这么蹩脚的书法,真难为情!他原应该好好练一练的!”

  不久他到湖北咸宁干校去了,那个地方名叫双溪,虽有万顷荷花,老人家身心的凄苦却是可想而知的,但正是在双溪,身边无任何参考,仅凭记忆,他完成了二十一万字的服装史。那种寂寞的振作,真为受苦的读书人争气!

  他是利奥纳多·达·芬奇类型的人。一个小学甚至没有毕业的人,他的才能智慧究竟是从哪里来的?我想来想去,始终得不到准确结论,赖着脸皮说,我们故乡山水的影响吧。

打印该页】 【关闭窗口

上一篇:最老时尚先生黄永玉:我是晚上八九点钟的月亮
下一篇:写小说的黄永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