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永玉赠画
作者:谢蔚明   类别:评论  发布时间:2008-11-21  点击率:

黄永玉赠画

谢蔚明

从事文字工作以来,托人缘的福分,朋友美意惠赠的书画,为数着实可观。得之于抗战烽火中的部分,都在战火中灰飞烟灭。惠赠的友人比我年长三四十岁,是我的长者,我们是忘年交。

进入新时期,天下太平,收藏字画已无灰飞烟灭之虞。所藏中有仙逝的沈从文、刘海粟前辈的手迹,还有叶浅予、黄苗子、郁风、邓云乡、刘旦宅、柳新生、周遵攘、陈鹏举诸多中老年好友的书画。

定居上海20多年,现有住房是两室一厅,大间是寝室兼书房,实际上到处是书,挤占了生活空间,我就寝得侧身上床,小间安置衣橱被盖之类也挤进一架书橱,阳台也不例外,如若用“满坑满谷”形容倒也贴切。不足之处,收藏的字画在小厅墙壁上挂了一些,其中半数简直挤在一起。墙壁右上方是镶在方形镜框里猫的头部斗方,画家用妙笔画猫粗壮的尾巴护托着头部,双目直视,颇有虎视眈眈的意味,左上角题辞“蔚明先生 壬申秋易难”。壬申是1992年,距今已有10年。下面是一幅立轴,画的是熟透了的桃子,题句“书此贺谢蔚老八旬大寿 易难于武汉”。画幅上曾卓的题辞“历尽沧桑,未改初衷,热情仗义,犹存古风”。易难即周翼南,文章、绘画均有建树,我们是忘年交。曾卓则是以新诗、散文饮誉海内外的大家,我感谢他的鼓励。依次左手是黄永玉绘赠的两幅画,一幅是3年前永玉在上海小住期间,有一天我去他的住所聊天,他说“我给你画像”,让我坐在桌子旁边,他搬出手边常用的纸墨笔等工具,仅用一刻钟多一点,就完成了高90公分、宽74公分的速写漫画像。站在一旁观看的两位朋友同声叫好。永玉在我的尊容右侧题句是:“魏晋以来,未见谢家子弟有如此清简者。”字是直写的行草。在人像边所画的紫砂壶下面,又题写了如下的句子:“黄永玉九九年八月八日於上海画蔚明兄。”我与这位画坛大家相识近半个世纪。十年浩劫后,我的原工作单位落实政策,我得重操文字工作,到京组稿,重访旧友,永玉主动赠画给我,使我想起上世纪50年代时的若干往事,当时他以木刻艺术享誉海内外,寒舍墙上就有他赠送的齐白石版画,精雕细刻的须眉尤为传神。更多的是他刻的阿诗玛系列版画。永玉享有海内外大师称号,以中国画、油画等创新成就令世人瞩目。两年后,即辛巳年春节,永玉约我到他出生地湘西边城凤凰县他的新居夺翠楼过春节。有一天,他高兴地说要作画送我,这就是小厅墙上和漫画速写并列的一幅腊梅图,方方正正,长宽相当,各约27公分。画的右上方题辞是:“夺翠楼窗下有腊梅盛开,适蔚明兄大驾光临 八四之叟远游湘西,不可无画;作此为念。”下面盖有一长方楷体两行“黄永玉於故乡作画”印章。画幅左边有“湘西老刁民”闲章,它的来历是:永玉在文化大革命中不堪造反派骚扰扰,谎称得了肝炎,叮得一帮造反派让他独居一室以避传染,后来他刻的“湘西老刁民”印章避而不用。在画上写的“湘西老刁弟”,偶有客来观赏均破颜一笑。其实他待友诚挚,此名不过是自我调侃。多年以来,永玉惠赠的大幅小幅画不少,其中有几幅不写上款,还殷殷交代不写我的名字,便于脱手换钱济急,用心良苦也。他主动赠画可以,如向他讨画必被拒无疑,他对冒昧要他送画的人从不破例。

言归正传,永玉在凤凰夺翠楼绘画惠赠予我,正值他的夫人张梅溪和儿子黑蛮特地从香港来此共度春节。黑蛮很高兴,让他父亲和我手持画幅留影纪念。黑蛮生于1952年,1956至1959年参加中、英、印举办的国际少儿画展,5次获得一等奖和金奖,后留学意大利,在美、日、意各国举办个人画展。1985年回香港成为职业画家,还给书刊作插图,仅给香港《壹周刊》作插图即达数百幅。永玉有爱女黑妮,曾先后留学美、意学艺,与夫婿曹老三均从事雕塑艺术,双双定居佛罗伦萨,并就近照看永玉的房子“无数山楼”。

打印该页】 【关闭窗口

上一篇:山鬼黄永玉
下一篇:论黄永玉的“中国式独立品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