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论坛之黄永玉(画画)--黄永玉在岳麓书院的演讲
作者:   转自: 类别:访谈  发布时间:2007-06-15  点击率:

世纪论坛之黄永玉(画画)
--黄永玉在岳麓书院的演讲

梅冬:有请黄永玉先生入席!
各位来宾、各位观众、下午好。欢迎大家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冬日赶赴我们这场麓山脚下的文化聚会。四个月前,余秋雨先生在这里搭建了他的第四座文化之桥;两个月前,跨越海峡而来的余光中先生又在风中雨中娓娓吟唱了他的世纪乡愁。杜维明教授在此抒发的是一段新儒家的畅想。今天,坐在我身旁的黄永玉先生,这位从凤凰走出、漂游了大半个世纪的艺术大师又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文化馈赠呢?我们请黄老先生和大家一起,先来看一段宣传片。
黄老70多年的人生漫步充满了传奇,黄老爽朗、热烈和执拗的性格也相当充满个性。看来,我们这次的文化之旅将会有一种迥然不同的期待。下面有请黄永玉先生演讲。

经济电视台找我来这里讲话之前有好久了。我不感觉有什么困难,因为我经常上课嘛,是吧。讲讲这个,讲讲那个都是常常有的事情。但是他们越做越隆重。隆重的气氛把我也弄得紧张起来了。我以前讲四、五个小时也不要紧啦,弄个小提纲,就这样。那么听众原谅我跑野马。一个提纲讲得很长很长,一个部分讲得很短很短,时间就到了。那么电视台找了我一讲,我说这个事情严重了。我得起个稿,那么这一起稿不得了,我在上海住了五六天,我就从早到晚写我这个稿子,写得快完的那一天晚上我才打电话给我的朋友们,我说我到上海来了,他哎呀,太好了,你住几天呀。我说明天就走,他说那你来干什么,我说我来起稿子,结果没有想到稿子有这么多,那么我一个朋友就说我干脆给你裱好了,免得你一张一张的看。总共有那么十一张稿子,那么我就把这稿子带到这儿来了。

朋友们,我不是研究学问的专门家。专门家的特征呢是学问有系统,有深广度。谁不想做专门家呢,我当然也想做。只可惜当年我一心想画画,功课不好。说起来人家都不相信,初中三个年头,我念了两年,留了五次级。唯一的收获是同班同学多,我收获非常大,一两百位同学。那么为什么要讲这么一段事情呢,我现在常常会不按照这个里面来讲,我到了我念书那个地方,是福建厦门集美学校,那是一个很有名很完美的一个学校,那个学校有图书馆,那个图书馆有六层楼,藏书是非常多。我到了集美学校念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我的感觉是这个做得很幼稚,捉迷藏啊,我说我们在湖南凤凰县,到了小学六年级,哪里还捉迷藏。我们打野味了。是吧,爬山打野味了。那么四书五经基本上解决了,那个时候湖南省的省长是何键,他是主张读四书五经的,我父亲是一个新型的老师,他反对读四书五经,但是没有办法。那么我也被强迫读了四书五经,包括《古文观止》这些都念了,你还要背。背错一个字,你要打手板的。那感觉上非常受压迫。但是后来离开学校之后,尤其是在长大之后,二十几岁、三十几岁之后才想到我所读的书、挨打的屁股没有白挨打,这么有用。我就想到一个问题,就是要小孩子念古书有没有用,大人说没有用,这个束缚思想,现在看看还真有点用。作起文章来,哪怕你写白话文,上下对一对,衔接一下,讲讲音韵,那文章还挺有意思的。自己都颇为欣赏的。所以到了这个学校之后就挺看不起这个学校,成天钻在图书馆里面。底下我就按讲稿念了。我大部分时间就画掉了,剩下的时间就上图书馆。总是留级,而有的老师却另眼相看,于是权威的老师就说教育方针有问题,那有什么问题啊,对广大的同学来讲,一点问题也没有,这么好的学校,高级、完美几乎是全国之冠。我也没有问题,我有什么问题。我很用功,国文都不错。国文、自然科学都可以,美术当然是不错的啦。只不过把学科换成是图书馆的书了,以后养成了习惯,几十年过去了,虽然专家没有当成,但得意的看了一辈子的闲书。这么说的意思,不过都是向诸位介绍一下自己,到我们湖南人的文化耶路撒冷岳麓书院,并不是因为胆子大,也不是因为脸皮厚,而是我的一种情感的权利。家父在我十二岁的时候就几次带我到这里来过,使我产生了一种崇敬,流浪的梦里也依稀靠这里的厅堂、庭院和回廊得到慰籍和鼓舞。我是属于我们湖南这里的,我虽然没有为楚土争光,但我相信岳麓书院能收留我这个文化流浪汉。诸位宽宏大量、不辞辛苦到这里来听听一个几十年作为文化流浪汉的我谈谈文化流浪的经历,摆摆龙门阵。

有时候我的朋友们开玩笑说,生物有遗传因子,遗传基因。历史也有历史的经验,但历史光是经验吗?历史有没有遗传基因呢?比如说山西人做生意天分很高,这是广义的称赞。说是不是山西人个别张三、李四解放后资本主义改造,张三、李四的经济上基本上消融了。近二三十年来改革开放之后,山西的那股聪明劲头又上来了,当然不会是张三、李四的后裔,即使是后裔,也隔了好几层。这个现象,江西、广东、上海、包括我们湖南也都有。很多地方都能找到例子。不是骨肉的遗传基因,是个奇妙的历史基因遗传现象。当然我现在想讲的不是我不熟悉的山西省。我想讲的是湖南我们自己的故乡。我觉得我们湖南和我们湖南人以及山水都有颇特别的地方,长沙火车站、天然巧合那一个火炬纪念塔,跟外省人的观感就是一个辣椒。红极了的辣椒。社会效益比原来的火炬还要好,恰好道尽我们湖南人的精神。斯巴达人听说刚生下来就要吊在树上、放在岩石上,经风雨、见世面。张大以后还要受尽体力的锻炼和折磨,以便应付冲锋陷阵。论体力和体魄,我们湖南人远不如山东、山西人。我们都很满足于自己的身材短小,毛主席身材魁梧是个例外。但是在处理自己和自己身外的非常事件,自觉已经够用了。像矮小的拿破仑对他的身材高大的元帅说,你不要以为你身材高大,我随时能够解决我们之间的差距。我们湖南人经常有特殊巧妙的能力解决客观差距。湖南人比斯巴达人稍胜一筹的地方就是除了忍饥耐劳之外,还经受过意志、道德和理想的折磨和锻炼,能临危不惧,应变从容。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是自古就有的。有抱负,有理想,置自身悲欢于不顾,这不是哪一个家族遗传基因的问题。所以我跟朋友开玩笑的说,遗传基因之外还有个历史基因的问题。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历史的经验当然值得注意,历史的基因,至少是个值得有兴趣的问题,近百余年来,湖南出了那么多惊天动地的风云人物,曾国藩、左宗棠、谭嗣同、黄兴、熊兴麟、、毛泽东、刘少奇、胡耀邦,还包括朱德同志。朱德老人家原来也是湖南人,这些老人家的过世,于是有的人就说,湖南的气数尽了、完了,风水转了。没有想到几年以后又出了一个历尽折磨的能干的朱容基。我这是开玩笑。童叟之言无忌。

所谓的历史基因也是瞎编的,请原谅。我的本行是画,事实上我也没有正式学过画、从过师,也没有过老师傅。正因为如此,所以我倒是沾了点没有正统的光,很自由自在,不受约束。画画还是正统学习一点东西的好。有些基本工夫的掌握,不像我们这在野党掌握得那么辛苦,浪费那么多的时间。这些都不谈了。这里我挑出几个我比较想谈的问题来谈谈。有不少的朋友常常问我这美术史学家,是个手艺人。大不了手艺人的不成熟的经验而已。第一点我要讲的是科学和艺术不一样,科学的规律有进步的规律,艺术是越来越繁茂、越丰富。艺术不用进步这个说法。过去晚上点松明、点茶油灯、点桐油灯、点蜡烛。那么屈原的诗里面讲的“华灯明烛, ”指的当然不是电灯了。过去步行、骑马、坐轿,现在轮船、汽车、飞机,那是科学的恩泽,艺术没有这种进步的概念。都要人亲力亲为,要在人生百年短暂的时空中仓促完成。换一个人又要从头来起。科学明显的有经验,成果可以继承。在前人的阶梯上极力上升,感受到进步的原由。

艺术有如俄罗斯谚语所云,不管你爷爷有多高,你还要靠自己长大。六千年前的尧舜彩陶给我们留下那么多的高超的艺术作品陶罐,有什么人敢大胆的说可以超越它呢,比它进步呢。当时尧舜的老祖宗们生活简单,唱歌跳舞,虽然都只能是彩陶制的原始形式,也没有录像,也没有东西可以记录下来,它就有一种让六千年以后我们这种后学叹为观止的原始艺术深度。我们老祖宗高超手艺的艺术结晶。艺术创作是一个人一生探险的结果。时代在进步,科学文明的演化,精神人文创作更丰富的作品,享受更丰富的艺术成果。从而人们更确信,艺术区别于科学的那种特殊的手脑价值。齐白石、徐悲鸿、李可染的孩子们当然有权利继承父业。但是人们更重视的是齐、徐、李本人的创作精神。毕加索最大的孩子无所事事,享受着语音我,享受的余韵之余不过是为老头子开开汽车。其余的孩子们,有的做首饰,有的做香水这类的生意。老一辈的辛勤钻研很不可能像科学成就取得的那么现兑现,
硬碰硬。它是一种更心灵的东西。何况还是要紧紧跟上的手艺。买电脑,人们不在乎是不是该是本人亲属的原作。买艺术品,如果碰到假的,你得气得死去活来。底下要谈得是艺术的抽象和具体。

中国画讲究气韵、讲究空灵,讲究含蓄。为什么要讲究呢,因为人就需要抽象点的东西来综合、调剂纷扰的生活。在家里,在办公室,忙碌下来的人常常遗失在一种时空的空洞中。什么也不做、也不想,朦朦胧胧,傻在那里。如果有人过来东问西问的话,他便说“别吵别吵,让我静一静”。这个“静一静”不是休息。雅一点叫做超脱,叫做茫然,叫做忘羁。现代生活的人们常常忘记或失落这种宝贵的重要的空蒙状态。人在山上、悬崖峭壁上面对脚下的万丈峰峦、远处重叠的群山,有人说他当时什么也不想,但可以肯定大部分时空中都处在一种不思想的境界。在大海边在森林里,在月下,晨光微曦之前,在烦乱的生活中有这种境界是很人的。它起到一种 作用。中国画中人们特别看重这类境界的作品。马远、范宽这两位宋代的名家、元代的易云宁、包括以后的石涛、八大以及近代的傅抱石都是这方面的能手。我讲的傅抱石画画,他先有点自己的想法,然后他有意的画一个很大很大的画。他往画里面用很大的笔噼里啪啦的撒水、撒墨,撒完之后让它干,干了以后他就把它团起来团、捏成一个团,然后再把那个纸铺开、压平。当然上面还有高高低低,他再拿笔在上面扫,扫完了把它烫平,挂起来,上面有很抽象的东西。然后他这里就去找雾,找远近的距离,找水流,找瀑布,找什么他就找。在这个基础上他用笔墨把它提出来。把那个空文的关系,那些水类的架桥给它提出来。提出来还是比较抽象的东西,然后再这里面加几棵大树,在山上的大树实际上是棵很小的树。树底下加几个更小的房子。房子里头加几个更小的人,红的衣服的、绿的衣服的非常突出的人,那么人当注意到他这个的时候,再回头一看看他刚才画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东西了。近处的山、远处的山,把人引到那个山水里面去了。那么傅抱石的高明的地方能够把抽象和具体协调得非常合适的一个伟大的艺术家。这种修养是很难搞的。在以前避免一种浅薄的、简单的理解这种抽象和具体。所以鲁迅就说了,崇尚高简便成空虚。没有这种修养,没有这种理解,假装高简一下就空虚了,搞不好容易幼稚可笑。在艺术上是一种控制的学问,控制它,一种学问。王维这两句诗“繁衍如森林,浮躁青苔上”,你说他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一种感觉不是很具体的东西。一种很缓慢的在移动的意境,但是这种东西,你在艺术上要得到它是非常难的。所以我们有的时候在画画上面得不到的,我们就到诗、词里面去得到这个东西。这个东西反过来帮助我们进行创作。有的朋友也不了解,向我诉苦,说听不懂现代音乐,也看不懂抽象画。受不了。看到这个画乱七八糟,尤其是外国那种现代派强烈画,音乐噼里啪啦瞎吵,尤其是中老年人更不喜欢,那算什么呢,是吧。我就告诉他,你原来是听得懂的、也看得懂的。你把看得懂的本事忘记了。我一问他,你看过京戏吗,看过地方戏吗,听过锣鼓的闹台吗,他说听过,我问他你受得了吗,他说他也受得了,很简单,现代音乐就是加了音符的,加了音调的,有多来米发索的锣鼓点子。现代抽象画也是加上了各种颜色的锣鼓点子。更具体的说,美术学院素描老师教画人体画、画石膏像,讲要点,将形体、调子,质感、虚实、运动,还讲深度关系。你画石膏,把人体里面的纵深关系、形体关系,讲这些东西,讲光。太阳光照到的时候,这个光起到什么样的变化,衣服同脸的对比关系,讲这些东西。讲完了要你去练,要你去深入认识,这就是叫素描了。那么这些绘画元素,就是刚才讲的绘画元素,你要深深记住。用这种方式去理解你要进行的工作。那么这个东西你懂了,你将来画人也好,画树也好,画风景也好,你都懂得这些关系了。画起来只是熟练的问题了。那么这说的是写实主义的画,那些抽象作品的表现是什么呢,它只是拿了其中的一种,前面所讲的那些形体、调子、质感、虚实、纵深关系、运动、对比这些元素,现代绘画是拿其中之一的这些元素,比如说调子,它无所谓主题,调子就是我的主题,我表现到调子。什么叫调子呢,深浅嘛,我一块一块的颜色、深浅的微妙的调子,这就是一张画了。我表现质感,粗的细的叫质感,这是一张画,我表现的强烈的色彩,它又是一张画。那实际上它是回去了,回到我们研究元素的那个阶段去进行创作。

现代绘画的一些最基本的东西就是表现方法基本上是这样的表现。那么我们看呢,我们也用这种角度来看,就像我们喝茶一样的,外国人不能理解中国人喝茶,一不甜,也没有油,也没有什么味道。茶有什么好呢,我说茶的那个妙处就像我们喝一种抽象画一样的,很妙到里头,用这个角度去体现现代绘画。好的抽象画用这种看惯了,也是很过瘾的。不过它打破了我们过去的欣赏习惯,动不动就要问它,你讲的是什么,这里头是什么故事,这是什么意思啊,它不讲意思的拉,所以有的人问毕加索,你这个画是什么呀,我一点都不懂,毕加索就问他,你听过鸟叫吗,那个人说,听过,那问他好听吗,那个人说好听,那毕加索就问他,你懂吗,其实中国人不仅仅懂得抽象艺术,而且是创造者,是提倡者。提倡游山玩水就是搞抽象游戏,山水没有什么故事,没有具体的内容。所谓陶冶性情就是欣赏抽象艺术嘛。(讲树雕和石头艺术,没有太大的意思)但是我呢,更喜欢稍微加以肯定的打磨过的比较抽象的东西,那种树根,那个石头块,那个有更深的意境,不是那么具体。汉唐、魏晋六朝已经有人就欣赏这个了。像白居易有一首诗,他说的石头吧,他说:“回头问双石,能伴老夫否?”能不能陪伴我啊?“石虽不能言,许我为山友”,那个时候已经愿意成为他的朋友了。(继续讲石头)
另外讲讲艺术的一些发展,艺术它有一个铁打的基础,都要人作出来,人的智慧和手艺作出来的,那么自然的美,客观的东西,要人来肯定。没有人,那美的东西就没有依托了。

人不断的探索更多的美的新篇章,美越来越丰富,越广阔。刚才讲了过去就是一种鸟兽、一种罐罐,没有更多的东西。那么现在越来越多了。绘画、造型、艺术什么都有了。(一段没有意思的东西)我现在反对的只有一种,就没有文化的一种东西我反对。那个歌词写的不通,前句不对后句的那种,简单的讲就是我不喜欢香港唱的那些歌。外国的现代曲子我喜欢,中国的从古代到现代的我都喜欢。我就不喜欢那些没有文化的东西。吵也不怕,清也不怕,没有文化我怕。艺术像希腊文化的山神,大力士一样的。山神没有人能够比他有力量,非常大的力气。但是他只怕什么呢,只怕离开他的土地,他的身体离开他的土地他就完了。所以最后他的敌人是把他捧起来,把他掐死的。他离开了他的土地。艺术是一样的,也像山神,但是不能离开土地。它跟人民的生活,跟土地是连接在一起的。艺术不能离开土地,不能离开人民。十八世纪产业革命以后,是近代艺术的一个催化剂,是现代美学的产婆。蒸汽机出现了,手和脚的力量坚强了十万百万倍,钢铁的规模让世界立体化起来了。有了质量很高的钢铁,有了水泥,有了高楼大厦,也有了时间和速度。有汽车,让人家的时间更多。有速度了,所以人就更自由了。还有了人的开放思想。(重复的几句话)这样的情况开始的时候,出现一群年轻人,在1875年出现了一群年轻人,这些年轻的画家们开始怀疑,我们这个世界永远是古铜色的吗?因为我们以前的画都是古铜色的。那太阳到哪里去了呢?太阳为什么不到画里面来呢?于是他们这么一帮人就用颜色去画出太阳的笑容,在一切的上面有光的效果,那么这样的一种发明在当时传统的老画家心眼里面感觉是大逆不道,结果他们的画展开出之后就不让他们到展览馆去,他们只好在展览馆的外面搭了一个棚子开画展,那一大堆先生们看到这些画就骂他们,你这算什么话罗?简直就是印象派嘛,所以印象派的名字是骂出来的。所以当时是一个贬义词,那么到了25年之后有位学者经过一位画家的骂呢,他就画了3张画,都是教堂的门口,一张画是早上,一张画是中午,一张画是晚上。同样的一个木头。早上是蒙蒙的,中午是强烈的阳光,晚上是发红的黄昏的落日的反映。这位老先生曾经反对他们的,有一天早上经过那个教堂门口,哎,这正像墨勒画的那个画啊,结果把人的意念,一种美的概念,开辟了另外一个天地。原来世界上还这么美,还有早上这么美的颜色,还有中午这么美的颜色,有这么美的晚上的颜色 。原来可以这么画,美是可以这么去表现的。打开了他们的眼界,叫醒了他们。那么后来他们在表现上,在题材上,又开辟了一个新的天地。这一系列的绘画到了十九世纪以后,为什么作用这么大?更是因为交通发达了,物质条件丰富了,(他们)出现的原因。有一位比较早的艾玛勒得画了一张画,就是在草地上,巴黎附近的黑森林,一群绅士们同一个裸体的女孩在午餐,一些先生们讲这个大义不道,怎么可以穿礼服的绅士和一丝不挂的女孩子在一起呢,骂了一阵之后脑子也开窍了,原来题材可以这么去捕捉的。那么底下的就更厉害了,有一个印象派的末期的一个画家叫高顿,他跑到太平洋的一个岛上去了,跟岛上的土人生活下去了,他自己参与了那个生活,不是仅仅作为画家去表现它。画了无数的好画回来,开了人的眼界,原来画画的世界这么广阔,可以这么画画,那他带了很多这种原始艺术雕刻带回来,又发现了最早的原始艺术也有这么多的美感。(又举了一个例子,不是很有意思)艺术那个土地面积不大,但是它不停的打圈,越打圈越高,而定点的位置就是那几样,不过它的高度不同了。是这样上升的。到了后来城市出现了以后,人就变成了现代城市的奴隶,都集中到城市里头去了。城市就有了大自然的山的巍峨,早晚光、颜色的变化,成为一种新艺术的温床。我就说在建筑上、在绘画上、在雕塑上出现了意大利的莫尼.克里亚尼,出现了西班牙的毕加索,本土的布拉克,这帮翻江倒海的混世魔王,创建了心得艺术。这些新的艺术是一代一代的发展的,越来越繁荣,不是一种进步。

我在到美国去,到布洛克林那个什么大学,那些搞艺术的先生们教授们要给来的中国人上上艺术课,我们美术代表团是我们两个人,一个 ,一个我,咱们开玩笑说我们两个轮流做团长。然后到了那儿他给我们上课,讲的东西很幼稚,主要的是给我们讲讲现代艺术。我们的艺术是进步的,你们的艺术是落后的。我就告诉他,艺术没有落后同进步的问题,只有繁荣的问题,它不像科学。我说有的事情你并不清楚,我讲给你听。倒过来我就给他讲了两个多钟头,很多人啊。最后他说你们中国不懂得空间,另外一个美国教授臭骂他一顿,“空间是中国来的,你懂得什么空间?”这种事情在意大利也有过,我开画展,我平常也不大画写意的南瓜什么的,那一天我画了一张六尺的南瓜叶子,他们很喜欢,比较抽象的。他说这张画你要卖多少钱?我就告诉他,我们中国卖画是一尺多少钱,这里是多少尺,他说那你没有画的地方也要钱啊,我说你把这个没有画的地方你剪掉吧,光买那个画过的吧。一尺多少钱,这个是多少尺,他说,那你没有画的地方也要钱啊?我说,你把那个没有画的剪掉嘛,你光买那个画了的嘛。

我早就说过:艺术家永远是仰人鼻息的,唐朝的阎立本被叫到宫里去,写生牡丹啊,荷花啊,趴在地上画,皇帝、皇后在旁边,一点也不敢动,满身大汗,画了一天,回家就告诉家里人说,儿孙啊,再也不可做画画的事了,他不光是累,而且好象是受到侮辱了。文艺复兴时期的那三位巨匠,都是被王公大人保护养起来了。公道一点,开明一点的王公大人哪,还懂得说一些话,比如说,一个皇帝,意大利当时的皇帝,,一个大雕塑家,替他做了一辈子的雕刻,在佛罗伦萨到处可以看到的雕塑, 当那泰罗 要感谢他,当他看他时,说要感谢皇帝照顾我,我能够有这样的成就,那位领导人是很了不起的,他说不是这样的,我今天能够活在的时代,我很光荣,活在伟大的艺术家的时代,我很光荣。达芬奇因为吵架了,跑到法国去了,后来就死在法国了,死在法国的什么地方呢?死在法国的国王的怀里了,国王抱着他,这么死的。拉斐尔很年轻就死了,他埋在罗马的万神殿,罗马的中心的一个非常出名的建筑,埋在万神殿的第一号窿里面,等于佛龛里面,第二号才是埋国王,第三号包括伽利略等。当时对艺术也很尊重,拿破仑也说,拿破仑打埃及的时候,就派了一群学者去了,学者去干什么?去抢那个艺术,抢艺术品,所以他的队伍里,大量的队伍里中间是教授们同驴,毛驴,为什么要毛驴哪,用毛驴运回来,教授鉴定完了,让毛驴运回来,至于我呢,我活得好一点就可以了,我死不死在哪个怀里倒无所谓。但是画家们喜欢说清高,我说,画家们从来没有清高的可能,你清高什么?当年的扬州八怪,没有盐商们买你的画,你的日子能过得好吗?人家养了你,他还要吹牛,我很清高,我又不同这个,不同那个来往,实际上没有人养你,你不可能的了。艺术定下来,命中注定,是这么个样子。元朝有一个易云林,一位大画家,他脾气很坏,又很爱干净,特别爱干净,常常受有钱有势的人的欺负,挨了打,一声不出,人家问他,你为什么不出声啊,挨了打,他说:一说就俗了,一出声就俗气了,不说。但这是一个阿Q精神,他坐牢了,他爱干净,特别爱干净,管监牢的人大概有人关照了,让他受苦吧,把他绑在粪土旁边,他感觉很糟糕,太不干净了,很痛苦,牢房里送饭来了,他说你为什么不举案齐眉啊?没有礼貌,又被臭揍一顿,这么一个画家。这种事情,画家也是要有的了,都是要有的了。知识分子也有个这么样的弱点,比如说,很容易感觉到,政治家、有钱的资本家,大家会说,这个人爱摆架子,那个有钱,摆臭架子,但是有学问的学者摆架子,他都原谅了,有学问有怪脾气,他也原谅,有学问就可以摆臭架子。摆架子实际上是什么东西呢?是怕人一眼看穿的一种设防,要老头子,例如我吧,你们来了,我摆架子,免得看穿我的缺点了。我没有学问,我书读得不好,你们年轻人一来,我摆好架子好一点,设防啊,等于拿着机关枪对着你们,你不礼貌我就开枪了,是一个虚弱的表现,装模作样是一种虚弱的表现。你有学问有什么了不起啊,不象有几个钱,有点权利而已嘛。装模作样的学问实际上就是没有学问的表现,是一种空虚的表现。艺术家喜欢谈清高,伟大的象吴道子、顾恺之、阎立本,称号也就是画苑,到了今天我们知识分子,稍微有点名气,有点年纪,那个架子神秘得不得了呢,如果你从侧面看看,从背面看看,就感觉到是个问题了,当年维持扬州八怪的是有钱的盐商,现在维持外国画家的生活的是资本家,老百姓怎么能买得起你的画呢。假定有一位手艺高明的画家,住在甘肃,住在青海,你想想看,你的清高有什么地方可以依靠啊。没有了。中国画和外国画呢,我都尊重,因为我是中国人嘛,大部份的时间我都画中国画,有时候也画外国画。很多年前,有个朋友很气愤地跑来告诉我,他说,有一个中国画家说你的画不是中国画,他很生气,我说你转告他,他再说我的画不是中国画的话,我就告他,因为是不是中国画并不重要,你要画得象样才好啊,不是中国画有什么要紧啊。

我有的时候,往往从一些偏门啊,去看看这些艺术,有的时候去比较比较,我说,外国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画动作的,大的动态的,中国画表现动、表现动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说,我们中国画表现动感,比外国画早得不晓得多少,尽管外国艺术有的比我们早,比如说埃及艺术,五六千年了,非常成熟,非常庄重,但为什么不表现动感呢?每一个人做一个动作都是傻的,排着队伍的,到了后来,古典主义的画里面,一直到了浪漫主义时代,他表现动都很少,比如说骑个马,就象铜做的马在纪念碑上一样,是固定起来的,没有一种动的感觉,我们中国人在表现动感方面来讲,是很妙的,用线条表现的,汉朝就有了嘛,表现动感的世界很大,很丰富,哪怕是用线条,也会感觉到很丰富,很生动。比如说,画一个动物,外国人画一个动物,就把一个形体表现出来,表现得非常高明,但很少表现出它的精神,它的动感,我们中国的汉代,它能够很有动感的,包括画流云、画火焰,这在敦煌里面常常可以看见,那个劲头都出来了。在欧洲一直到中东那个绘画,他画个什么都是停在那里的,没有动的感觉,这点是我们中国画的特点,当然,外国画不动有它典雅的安排,也是学问很高深的东西,做在建筑上可以凝重一点,但是在我们中国对于这种能动的形象的画,我感觉是很宝贵而且很重要的,要画马,汉砖上的马,那种动作,在外国没有的。

那么我拉里拉匝,瞎讲一通啊,我说我文化漫步,其实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说法,因为我本身就没有系统,我先讲画的一方面讲了一点,等一下我再谈一谈文学。

梅冬:刚才黄老向大家阐述了怎么样去发现艺术,怎么样去创造艺术,刚才黄老也说到,他的绘画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是没有经过科班训练的,都是他随心意而至的,我想很多看过黄老画作的人都有这种感触,他作品里面流动着一种气势,流动着一种泱泱大气,我想他今天的成就来源于他自己对艺术的一种深深的感悟和他人生的阅历。大家非常关心黄老的人生阅历,请黄老先休息一下,我们在电视片之后,我们来了解一下黄老是走过怎样的人生经历才取得今天的荣耀和成功的。

打印该页】 【关闭

上一篇:太阳下的风景--专访黄永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