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该给自己来两记耳光!!!——“豌豆”诗人自叙诗.
作者:黄永玉   类别:  发布时间:2008-11-27  点击率:

   真该给自己来两记耳光!!!

     ——“豌豆”诗人自叙诗.

               黄永玉

   人说
   诗是花
   是山水的精灵,
   是纤弱的蝴蝶,
   是捉摸不透的水银。

   我看,都不象。
   只觉得,写诗辛苦。

   有些年,我割野草,写诗,
   在七月的太阳下,
   热得我
   汗水打眼窝里流出来。
   荆棘弯弯的钩刺,
   手掌心流出
   鲜红的句子。

   我还在冰冻的雪地里拉车
   咆哮的冰天吓得
       睾丸也躲进小肚子里。
   我呼吸苦难的,以为是
       最后的几口气,
   诗在脑门上冒着火星。

   今天,
   我在三楼靠窗的地方
   有一张专门写诗的桌子,
   窗外杨柳正在发芽,
   远处湖上的雾气
       飘进屋来。
   不用干渴就
       抿一口绿茶,
   不用饥饿就
       吃一块饼干。
   点点凉意马上
       套上背心。

   宁静中还要宁静,
   意外的响声就是诗的敌人。

   不知道谁住在四楼,
   他一定不知道
   三楼住着我这位诗人。
   从早晨直到夜晚
       把楼板弄得“咔啦咔啦”响,
   毫不明白写诗需要安静。

   我忍耐到第二天清早,
   一口气直上四楼去敲
       他的大门。
   开门的是位笑眯眯的
       老太大,
   雪白的头发
       活象我的母亲。

   原来她是一位孤独的老人,
   房间堆满着布鞋面和
       一部衣车。
   墙上挂着丈夫的遗像,
   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兵。

   老太大从早到晚,
       车缝几百双鞋面,
   她不想增加
       谁的负担,
   自食其力地度着残年。
   她温和地问我:

   “有没有什么要缝补的?”
   我说:
       “请原谅,
       我来找我的猫……”

   回到我自己的混蛋书房,
   站在屋子当中喘气。
   我仿佛满嘴只剩下半截的牙齿说不出话,
   我仿佛喝错了一肚子汽油
       不得开交。
   我的什么狗屁的诗
       和灵感!
   啊! 我的诗还在这里,
   但,这些年有谁知道?我这个人哪里去了?
   我! 站好,不要动,
   真应该狠狠地
   来两记耳光!  

                                                     一九八四年一月


     “豌豆”借自安徒生童话“豌豆公主”,说一个娇气的公主,五六床垫被底下放一粒豌豆她也能觉察。

打印该页】 【关闭窗口

上一篇:黄永玉谈沈从文
下一篇:牧童与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