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黄土地》和那帮小子
作者:黄永玉   类别:  发布时间:2008-08-29  点击率:
献给《黄土地》和那帮小子
黄永玉
不是没有哭的
                    ——美国黑人诗人体士
                     凝固的是黄土高原!
                     流动的是黄河,
                     远远地
 和苍天接成一片。
                     像
                       哲理一样
                         单纯和抽象。
有谁忘记了甚么甚么……
                     从那里可以记起。
有谁失落了甚么甚么……
                     从那里能够拣回。
                     甚至包括
遗忘了祖宗……
                     黄土地上
                     年轻八路军坚实的脚步
是为了解放世界!
 我那时在山明水秀的南方,
     十二岁的脚步只为了解放自己。
                     翠巧到后来
 投靠八路军去了。
                     我
       也有个嫁在乡下的妹妹。
                     她只是忧郁,
                     然后静悄悄地死去。
                     她有没有想到逃跑?
                     想到流浪他乡的哥哥?
                     至今我不知道。
                     那爹,
                     也像我的爹,
                     剩下哀叹和祈祷。
                     我爹也会唱歌,
                     还会按好听的风琴。
                     他死的那么凄楚和寂寞,
                     和所有不幸者的死一样。
                     那孩子,
                     那板着脸孔
     站在黄河边上唱歌的孩子像
                         谁呢?
                     他,谁都不像,
                     却像我们古老孩子们的整体。
                     谁个人配得上那朴素的形象?
                     看着他,想着他,
                     一团蕴藏着热情的火,
                     无涯的黄土高原般纯真的信任。
                    “心在树上,你摘就是!”①
                     想着他,看着他
                     谁相信人间会有
                         心计和奸诈?
                     把灵魂高价出卖给魔鬼?
                    “镰刀斧头老镢头!”
                    “一尿尿到龙王殿!”
                     那时有多少值得哭的?
                     几千年的压迫,仇恨,
                     共产党让他把哭声留到今天!
                     唉!
                     我十六岁也曾打算过,
                     走什么路能上延安?
                     如今我
                         六十岁了,
                     心灵的脚步
 在“黄土地”上蹒跚。
                     我不禁老泪纵横,
                     不停地流下又不停地擦干,
                     鬼知道是因为高兴
                         还是伤感。
                    “小子休狂!”(原谅我引用一句文革语言)
                     你们用荒漠歌颂希望,
                     用四个角色夸耀伟大的民族,
                     用古老的歌声唤醒遗忘的情感,
                     用单纯,静止的河水和土地
              使我们面对着它们畅开胸膛呼吸。
                     你们跟一八七五年那帮印象派
                     小伙子多么相似,他们
                     把绘画打扮得
                         充满阳光。
                     世界上有的事情并非很容易解释。
                     陌生的东西即使有益
    有时也不免使人激怒。
印象派绘画就是如此这般,
                     感谢与觉醒
     足足迟到了一百多年。
                     听说有人不喜欢“黄土地”,
                     我想这不是敌意
                         而只是习惯。
                     请学习春天
       耐心地唤醒花草树木吧!
                     一切善行和愿望
 都须要一些时间,
                     因为这到底不是真在打仗,
                     无须用吹号的方式
    让大家一道集合起床。
                  1985年11月
--------------
                  ①法国诗,艾吕雅句。

打印该页】 【关闭窗口

上一篇:表叔沈从文的诗和书法
下一篇:一段慷慨的文字——序《爱国者王源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