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话和写字都挺烦恼论
作者:黄永玉   类别:  发布时间:2008-08-25  点击率:
   六十年代,街道学习“九评”,居委会来通知大家要带“九评”学习文件。老汉我鬼迷心窍,没想到今晚学习还能顺带喝上两盅。说不定有个什么国家喜庆事情宣布。便揣了个二号酒瓶在怀。到地方才明白这是个要命的误会,心里七上八下。学习完毕回家从怀里取出酒瓶,看官你信不信?那个酒瓶摸着都烫手!

打印该页】 【关闭窗口

上一篇:一段慷慨的文字——序《爱国者王源兴》
下一篇:凤凰的星星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