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猴子邮票
作者:黄永玉   类别:  发布时间:2008-01-12  点击率:
关于猴子邮票
   猴子邮票哪年哪月设计的,年纪大,记不起来了。
    一个“堂房”老学生邵柏林(他是中央美院工艺美术系的学生,我在版画系教书,所以算是“堂房”或“叔伯”学生。)说是学生,其实是来往频繁的好友。他学业认真,知识渊雅,性致幽默,是个难得的朋友,几十年来这样的可以信任,那种年月的来往,不容易了。
   后来他在邮票发行局工作,我五十年代末设计那套“森林工业建设”邮票以及猴子邮票,直到那套仙鹤邮票,接洽活动,好像都跟孙传哲和他有关。
   一个好友在广州送了一只猴子给我,养了几年,不慎吃坏东西英年早逝,我那时在广州,儿子打电话哭着传来噩耗,得到友人的帮助,葬在北京一个有名而颇为特别的地方,送葬人数稀少,但说出名字来可能会吓人一跳。人生就是这么离奇古怪而好笑,好,不说了……
   柏林说要我设计猴子邮票恰巧在这个时候,试想,我能不愿意吗?我画了张草稿,得到认可,再画了一张正稿,邮票就这样印出来了。
   我画得兴起,对柏林说:不如我给你把十二张生肖都画了吧,弄一套整的!
   他不干;他也不说不干,只是微微笑着。他是作不了主的。后来知道希望多请几位画家设计、形成一个声势,一种局面,是领导的意思,我觉得也是好主意。
   邮票的设计费若干元,我寄了给家乡自治州的“湘泉酒厂”,他们那时穷,需要路费运三箱酒到北京来让我给他们推销。
   那张猴子草稿留在书桌上纸堆里,朋友陈岩来我家问一个朋友的地址,我随手画了张地形图给他,过了些日子陈岩说那地形图背面是个猴子邮票草图,他留下了。菲律宾一位做宝石生意的朋友陈淑蕃也喜欢集邮,这人有预见天分,最早在全国各地搜集猴票,大整张的买了竟然一千多张,我当时觉得这人有毛病,把对我的好意表现在区区一张邮票上未免可笑。见他如此狂热,便告诉他那张草稿在朋友陈岩那里。多少年后陈岩和我说,陈淑蕃找过他了,要他那张猴子草稿,条件由他提。陈岩见到陈淑蕃的急迫,晓得此人来头颇不善,也越来越明白这破纸头有谁都不让看的价值,得意到了极点。
   邮票发行局送了一大叠贴上猴子票的首日封给我,又送不知多少大张猴票给我。我到日本,见人就送,司机、服务员……送得个精精光。
   这邮票是雕版型的,像钞票一样摸得到凸起的纹样,比较珍贵。

                                             黄永玉

打印该页】 【关闭窗口

上一篇:雨呀!雨呀!——香港风景(诗)
下一篇:一部慷慨的小说